UEPlay游藝館

一個探討童玩、玩具、遊戲、游藝、教育的空間

June 5th, 2013

游藝學之『創作童玩』(T)的分類說明

文:張世宗

創作童玩」泛指在孩童們利用周遭環境可得知素材自己創作出各式各樣的互動性、操作性等玩具的總和稱呼,通常都具有挑戰個人手工和巧思等創作能力的特質,在過去是孩童們自做作自玩的傳統游藝;也是歷代孩童互相傳授學習、在學校之外創作能力和培育創造力、想像力…等的另類學習經驗。

創作童玩依照其創作形式的差異,可以再分為:1〉、2〉、3編織〉、4〉、5〉、6〉、7〉、8〉…等八種主要分類。列表如下:

T鄉土童玩分類

說明

舉例

T1形》

以可塑性材質創作造形

黏土、紙塑

T2形》

〈平面〉

〈立體〉

繪畫、剪黏、

鐵絲造形

T3編織

線性纖維材料之造形活動

∕結∕串∕繡∕織∕抽紗…

T4構》

3d固體單元之堆疊造形

積木、

T5構》

3d固體固性組合一體造形

 

T6構》

3d固體可彈性變形之組合

 

T7能》

應用位能作功之固體或機構造形

 

T8能》

具操作性、挑戰性功能之創作

毽子、日月球、…

T9題》

 

 

 

 

一、塑形:具有可塑性、形態不固定、之非固性素材 (如:沙、土…等) ,或者能隨意捏塑成形,並能作出開放性造形的柔性素材等之創作活動,如捏土、陶塑、沙雕、捏麵人…等。

二、造形:利用素材進行平面(2D)或立體(3D)等之造形創作活動,如摺紙、果雕、彩繪蛋殼、石頭…等。

三、編織:專指應用纖維質線性張力材料來進行的創作活動,包括利用線性材料繞過固定點或壓力材作轉折、交錯等,如編、結、抽…等

四、建構:將可重複堆疊組合的立體3D組件堆疊聚在一處。可再分成兩大分類:

(一)堆構(“堆積建構”):將許多3D素材組件加以組合成一完整物體,如果各組件只是以搭接或搭掛等易於分離的方式結合在一起,組件之間可隨時組合接觸;也可可隨時拆開分離時(如積木、木條、掛香塔…等),稱之。

(二)組構(“單元組合建構”):許多單元組件能夠加以組合成一完成結構體,如果各組件單元之設計容許各組件單元相互之間可任意組合後再隨意拆開,如此可不斷地組拆做造形建構實驗,或組合成開放性的各種不同造形,稱之為「組構」。如:立體單元「組構型」之玩具有:“樂高”、“我高”、“智高”…等; 以及平面單元「組構型」玩具有:“雪花片”、“百力智慧片” …等。

五、結構:將組件加以組合完成一固定形態之完整結構體,各組件是以永久性的固定形態組合一起,完成後之成果乃屬剛性且不可分開之結構體者;或者完成後結構體不再做拆開或分解的操作時,稱之為「結構」。如:房屋模形、花燈、…等。

六、機構:當將組件加以組合完成一整體結構體,構成整體之部件雖不會分離,但卻能夠有轉動、位移或變形的可能者;或者這個結構體各組件間不能再拆開分解但是卻具有可以變形的可能時,我們稱之為「機構」。如:翻花板、變形機構、滑行車…等。

七、功能:當將組件加以組合完成一整體系統,此一系統乃由一個機構物件子系統加上另一個能提供動能的子系統(如:重力、橡皮筋等),使整體系統可以產生移動、轉動或發聲等功能時,稱之。

八、技能:綜合上述各項造形技法,主要是可以讓玩者挑戰自己的技術或能力為主要功能者。如:杯劍球、沙包…等。 

March 15th, 2013

臺灣童年,百年童玩;遊習世紀,全齡游藝

 張世宗老師於101年4月14日應邀為國立台灣圖書館101年度「臺灣學系列講座」主講:

臺灣童年,百年童玩;遊習世紀,全齡游藝

國立台灣圖書館已將該次講座的錄影音內容放在其網站上的「線上演講聽」(http://mms.ntl.edu.tw/mp.asp?mp=8)→畫面左方「臺灣學系列講座」(http://mms.ntl.edu.tw/lp.asp?ctNode=619&CtUnit=342&BaseDSD=48&mp=8),找到張世宗老師的演講點選進去(http://mms.ntl.edu.tw/sp.asp?xdurl=MP8AP/MediaPlay.asp&xItem=10661&mp=8 ),就可以聽到該次的演講。

April 3rd, 2012

Wisdom in Traditional Chinese Games and Indian Games (1)

Wisdom in Traditional Chinese Games and Indian Games

Yeo Gee Kin, Dr. (Society of Simulation And Gaming of Singapore) ; Bimlesh Wadhwa, Dr.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Chang, Shih-Tsung張世宗, Dr.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of Education of Taiwan)

 

Abstract.  In his keynote speech at ISAGA2009, Professor Dmitry Kavtaradze asked the question if wisdom is better transported indirectly through games.  Through this paper, we aim to carry on with the discussion that followed Professor Dmitry’s address, by presenting a review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Indian games and their relevance in this digital age.  Traditional Indian and Chinese game design aimed to develop skills like motor coordination, logical thinking, strategy, mathematics, concentration, etc.  Language and culture are found to be embedded metaphorically in many such games.  Wisdom from rich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knowledge is thereby transported with the games that are also tremendously enjoyed at play and helped in personal development.  Most of these games are generally suitable for all ages to promote interaction between generations.  Efforts are on at Private as well Government levels to revive the traditional games.  Many leading Corporate now make use of these games for leadership training or as ‘de-stressers’ for their staff.  ISAGA provides the right platform to carry on the efforts from Gaming & Simulation Research Community.  Through this review, we aim to generate interest among fellow members and researchers to contribute to the revival of these games to impart the wisdom to the digital natives of the world today.

 

Introduction

Mankind has always learnt and entertained through play.  “Play” is an act that people proactively take to interact with outside world and the ways of playing are generally in three forms(according to Dr. Chang’s study).  In Chinese, three different characters are used for these three forms of play:

    Interaction with “Things

    Interaction with “Environment”

    Interaction with “People”

玩遊戲, pronounced in Hanyupinyin as “wan you xi”, means “playing games”.

 

‘Play’ provides a structured yet informal means to learn, develop and grow.  ‘Play’ in the form of sports, games, puzzles, and toys has been part and parcel of traditions and societies worldwide.  There are other notable forms e.g. puppets, paper folding art, which like have been widely understood as play activities.  The only way to maintain the rich culture of ethnic groups is to pass the traditions and beliefs on to the children.  For this paper we consider the phrase ‘Traditional Games’ to include games, toy playing, and puzzle solving.  Also, we have not classified these games in any specific order to keep the discussion as open as possible.

 

Traditional Chinese Games

Most traditional country toys were hand-crafted with conveniently found materials: mud, metal, water, cloth, wood and paper.  Figure 1 ~ figure 2 display traditional toys made from different materials.

泥偶 Figure 1 Clay doll泥偶

  空竹 Figure 2 Bamboo diabolo空竹

It is obvious that economic life has significant impact on such toys, which were closely connected with production skills training for the period and the region where they were found popular.  Before mass production factories became reality, each of these toys was individually designed and crafted.  Games were played in the form of interacting with these toys.  Contests were organized to display and promote mastery skills of playing.

March 13th, 2012

回到童年——侯登強 (山東濟南市曆城區韓倉小學校長)

今天在家看中央三頻道的《藝術人生》節目,做客嘉賓是著名作家、畫家劉墉先生。他用大篇幅回憶了自己的童年,那帶著父母的愛意與生活酸痛的童年,讓他學會了感恩,學會了在困難中保持一種昂揚的姿態。幾度,他潸然淚下,童年的點點滴滴在他的言語中清晰地顯映出來——他說童年滋養了他的一生,不管是愛還是痛。我不禁也感動在他的故事中,一個對人生有著深刻而獨特認識的作家,骨子裡的情感和空靈都是來自於童年,而我的童年還有哪些印記呢?坐在沙發上,我讓自己沉靜下來,慢慢地回到童年,回到熟悉的那一幕幕當中去……

  

那是一個多麼清新明麗的世界,鳥叫,花香,甚至牆角蛐蛐的低吟都是如此熟悉如此誘人。古老的山村,土牆土屋土道,散發著泥土的芬芳,每一幕都是那麼親切。哪個地方有個洞,哪個夾道可以藏人,哪個老宅的屋裡存了什麼東西,都知道的,跑來的一群孩子裡不是有自己嗎?我們玩做迷藏的遊戲,當地叫“藏眠呼”。為了不讓對手們找到,什麼地方都是可以藏的,房前屋後,河道水溝,只要你敢藏就行。就在那個時候,村子裡的角角落落都讓我們摸透了,即使現在走在街道上,都可以清晰地記起那一個個角落的模樣。最美的是和父親一起去山上割草,父親在前面割,我和哥哥就在他身後的草叢中捉螞蚱和蟈蟈(當地叫乖子——諧音),草被父親割得都差不多了,這些小傢伙無處藏身,一個勁兒的跑、跳,我們也便忙的屁顛屁顛的,呵呵,“這一個!”“那一個!”“快……”喊聲此即彼伏,迴響在那可愛的山坡上。一串串的螞蚱和蟈蟈喲,讓我們的童年洋溢著幸福和快樂。

 

如果渴了,到山泉那裡去吧,沿著崎嶇的山路,用手撥開柴草,有劈風斬浪前行的豪氣呢,一手撩著,一手揮著“沖啊!”你會聞到柴草的清香,真的,絲絲縷縷,沁人心脾。有時會讓人忍不住停下來,吮吸一下,輕輕一咬,滋滋的冒著綠水,甜甜的感覺……到山泉邊了,那是懸崖底部的一眼泉,汩汩而出,老遠就聽見嘩嘩的溪流聲。到近前,俯下身子,伸手進去,好涼啊!冷不丁打個寒戰。用手捧著喝吧,一捧捧的,涼到嘴裡也甜到了心上……也有細心的人不願用手直接喝,那好辦,從核桃樹上摘下一片葉子,打一卷,遂成小碗狀,舀著喝,一下子文雅了許多。坐在泉邊,好好涼快一會,聽著鳥鳴,看著滿山的綠樹紅花,還有那一壁千仞的高山,一時就想在這裡造間房子多好啊。我相信這是童年的敏感留給我的,刻在心靈的深處,從來不曾離我遠去。

  

童年的孩子都有表現的欲望,更有當英雄的衝動,我也不例外。最深的印象是為了捉一隻跑到荊棘叢中的麻雀被紮的渾身是刺。那只麻雀竟然跑到荊棘堆裡去了,我三步並作兩步,一頭跟著紮了進去,絲毫沒有猶豫……手裡抓著那只鳥的時候,才發覺自己身上到處開始疼了。——不知道當時哪來的一股子勁,簡直忘我了。還有那次到樹上摘熟透的柿子,紅紅的,像燈籠一樣,誘惑著我,一步一步的靠近。哢嚓,腳下的樹枝斷了,哐的一聲摔將下來,懵了。落地之後,蹭的一聲又站起,好像沒事一樣,一個夥伴跑過來告訴我,剛才一個樹枝擋了一下,要不你就頭朝下了……一身冷汗,心有餘悸。

  

我的手指有兩個是疤痕累累的,那是小時候玩時的印記。從開始蹣跚走路,我的小手就不停了。在屋裡,用爸爸打石頭的鉗子錘子丁丁當當的開始蓋房子。土質的地面讓我弄得一個洞一個坑的,還像模像樣的拉起繩子——真把自己當建築師了。錘子是不長眼睛的,那一次柔弱的手腕沒有掌握好錘子的方向,一下砸到了左手的食指上,頓時血流如注……老院裡有一塊空地,那是我的遊戲場所。單單用大門上的一個鐵環,我就開始和幾個要好的夥伴打胚土(原來北方蓋房子用的一種用土做成的建築材料)。把濕土倒在鐵環裡,撒上爐灰,用錘子夯實,然後倒出來,擺放在一旁,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很壯觀啊,會有幾百塊,雖然一點用都沒有,就是喜歡,就是癡迷。前幾天看到我的寶貝閨女也在用沙製作蛋糕,還插上樹枝,邊插邊說:這是蠟燭……一下子明白了:每個孩子都喜歡動手創造自己的遊戲,在遊戲的世界裡孩子是自由的專注的,夢想就在那個時候開始種植。

  

沒有夥伴的童年是孤寂的,回到童年就不能不想起一個個再熟悉不過的面孔,不能不回憶起一個又一個如在昨日的場景。那個叫沙嶺子的地方如今已經長滿荒草,若隱若現的是紅褐色砂礫,當年的砂礫上可是我們自由滑行的軌道。站在小坡上,蹲下身子,大喊一聲“開車嘍!”出溜一下,順著砂礫滑下來,身後是一道長長地痕跡,彷佛自己真的成了司機一般。就這樣一個下來,一個又繞道跑上小山頭,排隊進行——現在知道了,那是我們的天然滑梯呀。褲子會很快磨破的,為這,沒少挨父母的批,可我們都樂此不彼。離著沙嶺子不遠,有個叫駝窯的地方,寬闊的很,那是我們“比武”的地方。一段時間,看霍元甲入了迷,大家也“揭竿而起”,組織了自己的小團夥。彼此之間不服,怎麼辦?駝窯比武大會應運而生。約好時間,帶著自己的幾個夥伴,拿著自製的武器(幾支木劍,或者木手槍)擺出一副舍我其誰的架勢來,就此拉開比賽的序幕。“比武”往往是一對一的,不直接動手,而是採用舉石塊比力氣,投擲石頭比準頭的方式進行。漫山遍野的石頭成了我們發洩的物件,劈裡啪啦一陣亂砸,兩隊皆大歡喜,往往會握手言和。如果大家有興致,還會採擷野果豆角當做美餐,好好吃上一頓呢……

  

童年是心靈深處最美的花園,當遭遇成長苦痛的時候,當被這浮躁的人世所累的時候,總願意回頭去看看,帶著不舍的眼神,在那裡我們會獲得前行的勇氣和力量。 在心裡默默念著這樣的幾個詞語“勇敢、敏感、創造、夥伴”,是不是每個孩子的童年都有這樣的感受?是不是每個孩子都需要這樣的一個個的故事?讓自己回到童年,也便更願意嘗試著走進孩子的世界,與他們一起編織屬於當下的幸福……

March 12th, 2012

遠去的遊戲——侯登強

對童年的記憶總離不開那一抹陽光,暖暖地射下來,照著我的臉,讓我沉浸在這最親切地愛撫中。那個時候,我一定是躺在厚厚的柴草垛上,把自己瘦小的身子蜷縮在壓出的草窩裡,眯著眼睛或者乾脆閉上,眼前是一片紅紅的光亮……曬太陽的日子,多美啊。至今我的夢想之一就是在成為老頭以後,還可以躺在陽光裡,讓自己和太陽和藍天和那清新的空氣靜靜地相對,從早一直躺到晚。

 

沿著曬太陽的那份愜意,我聽到了童年裡夥伴們的吆喝聲了。那是擠油的呐喊,“站好嘍!擠……油……”“一二……”我們穿著露著棉花的襖,緊靠著石牆站成一排,肩膀挨著肩膀,用袖口抹一把鼻涕,一下揮灑在了凍得通紅的小臉上。一聲令下,左邊的往右使勁兒,右邊的向左邊進攻,頂起來了,僵持不下,襖在牆上劃來劃去,腳底下哧哧地硬搓出一道道痕跡。石牆,孩子,歡呼聲,討饒聲,交織著出現,那飄著炊煙的小山村裡因了這樣的遊戲而熱鬧起來。直到有的家長跑來討伐,“你這小子,衣服都讓你劃拉爛了!”揪著耳朵把自己的孩子押回家去,留下我們,依然繼續,不過眼睛這個時候總是要四處留心,生怕下一個被帶走的是自己。

 

不用擔心的是在明月高懸的夜晚玩“藏眠呼”。那是一種捉迷藏,可總是感覺我們的藏眠呼已經超出了捉迷藏的定義。比賽開始的時候,雙方說明界限,東南西北劃定,然後才可以去藏,那個時候整個村莊都是我們藏的範圍。得令去藏,我們常常絞盡腦汁,房前屋後,河道山坡,樹上樹下,都是我們藏的地方。那些沒有人住的舊宅尤其讓我們喜歡,翻牆進去,把自己隱蔽起來。也怪了,那個時候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恐懼,心裡只有盼著別被對方抓住。那一次,我被藏到了喂牛用的石槽裡,夥伴們把一個玉米秸蓋到我身上,我趴在那裡大氣不敢喘一下。後來,敵人踩到我的身上了,一腳,兩腳,我堅持住了。最終,他們吐香油認輸,我成了英雄。很長時間,這都是我童年裡的驕傲呢。月色裡,一個個的身影瘋跑在小巷,這樣的追逐,既是一種精神的放縱,也是一種身體的發洩。大半個夜晚,我們就這樣藏了找,找了藏,不知疲倦,不願離開。有月亮的夜晚總是那麼迷人,我們這些山裡的孩子總盼著月亮能夠早些升起來。

 

升起來,從山的那一邊,一輪圓月晶瑩剔透。家鄉的月圓,童年裡的月更圓,在這樣的圓月下,我們除了藏眠呼,還可以有文雅一點的遊戲——“老鼠老鼠一月一”。男孩兒和女孩們手拉手,圍成一圈,一個夥伴扮成老鼠躲在圈內,一個夥伴化成貓逡巡在圈外。大家搖動雙手,齊聲喊著“老鼠老鼠一月一——早來。”“老鼠老鼠二月二——早來。”……尤其喜歡那喊聲,裡面有男孩和女孩們最興奮地期待,有穿透黑暗的純真與清澈。當“老鼠老鼠九月九——到了”的時候,大家的手高高的舉起來了,一場貓捉老鼠的好戲開演了,貓與老鼠在我們的雙臂下來回的穿梭,那一刻心裡一直在想:做個不會跑的建築也很好啊,可以看好戲而不必疲於奔命。

 

最有成就感的要數打元寶了。用紙張疊成元寶的形狀,我們甩著膀子在大街上拉開了比武的架勢。看吧,一個個的男孩,口袋裡鼓鼓的都是元寶,其中還有自己的殺手鐧,俗稱“寶寶”或者“神寶”意思是誰都贏不了去的,只勝不輸。啪啪的甩起來,一邊打寶,一邊還念念有詞“翻過來。”“哎呀”有聲有形,煞是精神。那個時候,我自己就是打寶能手,常常把別人打得落花流水,一段時間他們都不敢和我玩打元寶了,我只能英雄般的隻身到外莊去領教高手。兜裡裝滿元寶,跑到那個莊裡,找人比武,那個時候,我真有了俠客的感覺,頗有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豪情壯志。現在想想,不就是幾張紙嗎?那個時候,我們的眼裡可能不是紙的問題了,而是一種榮譽,一種某種骨子裡的東西在湧動。

 

還有很多呢,打瓦、搓杏核、長白街紮白菜……說一晚上也不一定說完呢,那麼多的遊戲讓我魂牽夢繞。每當回到小山村,走在石板路上的時候,看到斑駁的老房子的時候,觸摸到老樹粗老的身體,總會想起那些童年的往事,仿佛這一切就在昨天,我從來就沒有長大過。

 

那個時候的小山村,因了這麼多的遊戲,我們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起來。一直以為我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孩子的世界,大人們有大人們的世界,而我們這個世界的主題就是遊戲和夥伴。在這樣的遊戲裡一起長大的夥伴是可以把心交給對方的,不管長大之後,有怎樣的變化,心裡對童年的那份依戀是相通的。這或許是遊戲對我們的另一份饋贈吧。

 

遊戲已經遠去了,在時間的隧道裡,多想再用文字回味那曾經的呼喊,曾經的瘋跑。在回憶裡,在童年的故事裡,我才有勇氣堅守住內心的一方綠洲,不至於迷失自己的本真。從這樣的意義上來說,遊戲能夠給我們真實完整的童年,也可以溫暖我們的一生。

 

不知道我們的孩子們長大以後能有多少值得回憶的遊戲?

註:除夕夜那晚打電話跟”火車”–侯登強,山東濟南市曆城區韓倉小學校長–拜年,有感於年節味漸淡,特別請他幫忙觀察現在孩子們過年時玩些什麼,內心裡總是期盼孩子們是會自己玩的,而不是只耽溺在用電子遊戲中。年後,火車稍來他的問候,也告訴我現在孩子們的遊戲比較匱乏,他小時候的遊戲玩法已消失不見了(會有多少人在意呢?)。火車將他童年跟伙伴玩的遊戲跟我和張世宗老師分享,看了那樣精彩豐富的童年遊戲,徵得他的同意在游藝館上發表,期望有心人共同思考昔日童年遊戲與今日電子遊戲帶給孩子們的參與空間、心靈成長等有何不同呢?(林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