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Play游藝館

一個探討童玩、玩具、遊戲、游藝、教育的空間

June 26th, 2005

堆積裝箱

正如我們曾經一再闡述的「玩具該是一種愉快的經驗「玩具是達到許多學習目的手段」「玩不應該帶來挫折感」。所以,難度較高的「組木」玩具,就很自然的朝「如何降低困難度,但同時保有巧思」的方向發展。某些有趣的「堆積裝箱類」玩具,就是這樣的產物。比方說,堆積「金字塔」、黃金矩形、現代裝箱組木等,因為難度比較適中,一般人的接受度比較大。但是話雖如此,玩這類玩具時常需有「頓悟」的巧思。 事實上,「既能提供適度挑戰,以激發興趣與企圖心,但又不應太難,以免徒生挫折感的遊戲特質,是與正確的學習特質互相符合的。現代教育理念都相信——「教材的困難度要與學習者的能力相當」,是構成有效學習的要件。因為,難度過低,勢必無法引起學習動機而難度過高,不但學不到,反而容易造成挫折感。許多懼學、厭學的問題,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所產生的而利用難度適中的「堆積裝箱類」玩具比較能提供適度的挑戰,但又不致於過份高不可攀。所以,就參與者的能力來選擇適當的挑戰,循序漸進,才能一窺「組木」類玩具的堂奧。此外,也有一些朝「實用」方向發展的「組木」如「文鎮」,也是以「堆積裝箱」的形式呈現。如果在案頭擺一個這樣的文鎮,不僅實用美觀,一旦工作累了,還可停下來把玩一番,也可以算是一種怡情養性吧甚至還有一些設計更精巧、更複雜的作品雖然難度極高,但已是以「藝術品」來自我定位。因此,一般人可以充分欣賞設計者的巧思,卻不必嘗試去破解它。總之,「堆積裝箱」類的組木玩具,都是以造型取勝。簡單一點的,能讓大家動手分解和組合,考驗自己在立體幾何和三度空間組合的思考能力。而那些極其複雜難解的,仍能讓大家在欣賞其幾何秩序美之餘,進一步領會出設計者的巧思。結合藝術和智慧之美而令人感動,也可以稱得上是這一類組木的正面教育意義。(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64)我想知道更多

June 24th, 2005

什麼是「戲」?

:戲可用來指一種或許會借重外物,但基本上不必用任何道具或工具即可從事的模擬或扮演活動,傳統的賣搖鼓、老鷹捉小雞辦家家酒等遊戲均屬之。這類遊戲不知被演了幾十年幾百年,但仍保留其原始形式,例如官兵捉強盜的遊戲,雖然現在抓宵小已經是警察的工作,但這種遊戲卻仍然保留著昔日的痕跡–「官兵」,孩子們玩時,可能直接照著古本玩,也可能即興創作或改變情節內容。這類遊戲迷人的部分在於參與過程而不在結果。 這點很像是六十年代歐美流行的即興藝術活動Happening ,只有身歷其境的參與者才能領略到真正的滋味。 孩子們可能將同一個故事情節演了幾十次都不厭煩。其實成人世界裡的子弟戲、歌仔戲、平劇等可算是大人們的「戲」。只要想想大人也有所謂的戲癮、戲迷,就不難領會孩子們為何對這種模擬扮演的遊戲樂此不疲。這種活動在英文也有個同義詞–Play。

June 23rd, 2005

什麼是「遊」?

遊:遊是一種探索行為,由於本身好奇心和求知慾的驅使而去接觸新事物、新刺激,以獲得親身經驗,像遊山玩水、遊覽、遊歷等怡情益智的行為均屬之。我國古代有許多人很熱衷於這種活動,也產生了像《徐霞客遊記》、《水經》等重要記錄文學作品。研究中國遊藝活動的楊蔭深先生認為《論語‧述而篇》中「遊於藝」指的就是遊戲的藝術。其實,孔子所說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幾乎包含到現代教育目標的三大領域。禮、樂代表情意(Affective)的學習;射、御代表技能(Motor-Skill)的學習;書、數代表認知(Cognitive)的學習。 值的注意是,古人將情意學習置於前,而認知學習置於後;現代人卻重認知而輕情意。其實父母可以偶而帶著孩子到另一個嶄新的環境中,讓孩子的好奇心及探索心自由發揮,若孩子不問也不必急著告知或教導孩子,他們透過全身的感官所吸收的知識,可能被成人獲得或想教的還多。

June 22nd, 2005

什麼是「玩」?

玩:玩可界定為一及物動詞,後面應跟著某個受詞。玩指的是有具體物品工把弄、接觸、操作等遊戲行為。以前的孩子們玩泥巴、瓶蓋、竹槍……,現在的孩子們玩電動玩具、模型小汽車、洋娃娃、小熊布偶等均屬之。這些玩的玩具或道具,英文稱Toys。另外,有些遊戲有具體的道具其一定的遊戲規則,也可歸在此類,諸如棋類、球類遊戲、撲克牌、大富翁、七巧等。這類遊戲,英文稱Games。

June 21st, 2005

塑形

由於取得容易,泥土可能是人類第一個用來製作玩具的材料。一直到現在,土質的玩偶還是因為其特有的魅力,受到大眾普遍的喜愛。土質玩偶,有一種動人的拙趣。冉加上泥土本身的親切感,當我們在把玩土質玩偶時,常會忍不住被其中質樸的美感而著迷,而愛不釋手。 中國民間的土玩,可以一直追溯到距今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時期。大體來說,這些民問土玩的產生和發展,是民間雕塑藝術的一個重要分支。目前,所能見到最早的土玩是唐代的泥人。到了宋代,土玩有了重大的發展,不但出現了以製作土玩為業的民間藝人。土玩也開始成為商品,許多城鎮的市場上,都出現了專門賣土玩的攤子。 每年的農曆二月二至三月三,是河南淮陽人的祖廟祭。那一天,農民會把成筐成簍的泥泥狗帶到廟會中販賣,這都是他們祖傳自製的寶貝。當無數的泥泥狗攤在地面上,鮮艷奪目非常引人注意。其實現在的泥泥狗,已經不僅僅只是「狗」,還有泥泥虎等其他動物,只是大家在習慣上仍然統稱為泥泥狗不過,這種把咸型的泥土陰乾以後,再加以彩繪的呢泥狗,造型雖保持著傳統面貌,用途卻慢慢有了新的變化。比方說,有的泥泥狗做成了哨子,有的做成了手指偶,孩子們套在手上,還可以好好的演一場戲。還有更多擺飾用的泥泥狗,已經融入了許多中國著名的人物和故事,如十二生肖、京劇藝術等等。因為故事性濃厚,更增加了把玩的樂趣。如果把好幾個,或是一組泥偶擺在一起,甚至還能營造出一種故事的情境呢!泥泥狗,可以說是歷史非常悠久的土玩。無論色彩和造型,都非常誇張奇特。它看起來既像「狗」,又像「猴」。最明顯的特徵是,玩偶上有鮮艷的女陰圖案,正象徵著中國人注重生殖觀念的根深蒂固。此外,「惠山泥人」譬如造型質樸可愛的「阿福」、河北新城縣白河鎮的呢玩具、西安泥哨等,都是頗為知名的土玩。而「捏麵人」,也被許多人視為是從土玩發展出來的。(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14-15)

P1690065aa     T1塑形發聲玩具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