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Play游藝館

一個探討童玩、玩具、遊戲、游藝、教育的空間

June 30th, 2005

草玩‧草編蟲

孩子的想像力是無窮盡的。尤其是過去農村的孩子,沒有現在這麼多五光十色、設計精巧的玩具。大自然中的一景一物,常會激發他們遊戲的靈感,也很順理成章的一一成為遊戲中不可或缺的道具。比方說,榕樹的氣根,可以在扮家家酒時當成炒麵。「蝶仔花」花瓣下的兩個萼片,含在嘴唇中間,能吹出悅耳的「嗶嗶」聲。鳳凰木的豆莢,無論大小、形狀,都是一把再理想不過的寶刀,手握一個鳳凰木豆莢,每個孩子都是威風凜凜的大刀王五。
花生採收季節,大人採收過以後,孩子們就拿著畚箕和竹籃跑出來「卻(撿)土豆屑」;然後把花生一堆堆的堆在地上,大家輪流站在劃定的距離,用連莢土豆朝花生堆投擲,誰投中了,那堆花生就歸他所有。甚至,颱風過後,孩子們也會相約到竹林中找尋被風吹析的「長枝仔竹」,然後一路搖晃,聽那「磕!磕!」的聲響為榮。總之,利用大自然中豐富的植物,孩子們往往可創造出豐富的遊戲天地。 「鬥草」,則更是一種文雅的民問遊戲。所謂「鬥草」,簡單來說,就是以花草做為比賽對象的遊戲,一般在春季比較流行,因為春暖花開,百草萌生,可以找到比較多的植物種類。這個遊戲起源相當早,在梁朝宗懍所寫的《荊楚歲時記》中,就已經記截了當地民眾在過端午節時,有一種「鬥百草」的習俗。《紅樓夢》第二十二回,有一段香菱和荳官玩鬥草的生動描寫。比方說,以君子竹對羅漢松,星星翠對美人蕉,可以比草的多寡、韌性或罕見與否等等。從這些遊戲當中,可以引發大家對身邊植物的認識和了解。從這個觀點來看,這些遊戲其實很適合現代的孩子們來嘗試。除了鬥草,利用草的韌性,還可發展出草編,例如大家所熟悉的草編蚱蜢。也可以製成稻草人,再操作稻草人來做體操,也很有趣。「通草」,則一度是非常普遍的勞作材料。它具有質輕、切割方便、乾淨等特性,只可惜現在卻幾乎已經被實際上比較不理想的「保力龍」所取代了。(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22-23)

June 30th, 2005

浮浮沈沈飄飄-水玩

和其他的遊戲活動相比,「水玩」最顯著的不同,就是這一類活動,絕對需要一個特別的環境才能進行。當然,就是要有水的環境。一九五四年所發掘出的陝西半披文化遺址。發現在許歹粗砂陶罐,小口尖底瓶和缽等一般生活日常用具上,有不少裝飾圖案是魚類的造型,或是魚紋加以變化的幾何圜形。由此可見,「水」和「魚」一定是這些老祖宗們生活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這種近水的生活,使得人們能自然而然的熟悉水性、掌握水性,久而久之,也就非常順理成章發展出許多水上遊戲。例如游泳、垂釣、弄潮、打水仗、划龍舟等等,就是頗受大家喜愛的水上活動,歷史也都非常久遠。「水秋千」則是一種比較特別的水上遊戲。這種遊戲簡單來說,就「水中打秋干」。根據史料,水秋千的玩法大致是這樣的:先把秋千的木柴分立於兩條畫船之上,玩的人要用力踏蹬,等蕩到與木架平行的時候,再突然大膽放手,在空中翻一個筋斗,然後優美的翻身入水,需要相當純熟的技巧。事實上,古代不少和水上活動,都像「水秋千」一樣,具有滿濃厚的體育性。利用水流,和水的「表面張力」,也可發展出許多有趣的水坑。前者如水車,後者如「樟腦船」。「樟腦船」的製作很簡單,只要拿一塊墊板充當「船」,一端放上樟腦(也有人放肥皂),軌可以在毫無動力的情況下,使小船行動。


自從塑膠問世以後,產生很多封閉在塑膠容器內的水坑,例如:「沙畫」和還有「套圈圈」(經由按鈕壓縮,控制水流,來把小圈圈套在目標物上)。此外,利用水的浮力、吸力、透光性等特性,還可展出許多實用而有趣的小東西。例如運用叫明礬印成的浮水印、過水就膨脹、或會改變圖案的海綿。製作成木都並不昂貴,可是卻深受大家、尤其是孩子們的歡迎和善愛。
即使是更簡單的吹泡泡,或是洗個泡泡澡,都會令孩子們興奮不已。透過光線的變化,那一個個五彩繽紛、美麗輕盈的小泡泡,不正像一個個彩色的夢嗎?而且,那麼多的泡泡,幾乎不可能有兩個以上是相同的,也正能滿足孩子們喜歡變化、喜歡新意的特性。(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26-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