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士真

卡通「海綿寶寶」有一集的內容是:海綿寶寶去跟章魚哥學藝術,海綿寶寶善用各種感官來感受,他以直覺雕塑出一作品,但章魚哥否定海綿寶寶的創作,他要海綿寶寶按照書本上教的一個步驟一個步驟來;後來有位藝術收藏家到章魚哥工作室找藝術品,他對章魚哥形式化的創作沒興趣,却很喜歡海綿寶寶的創作,願意付很多前收購這個雕塑品,于是章魚哥要海綿寶寶自由創作更多作品,但是海綿寶寶現在只會跟著書本上教的做,他已失去了原先豐富的創造力。 

有一次我去評鑒一間幼兒園,有一堂課上美勞,老師發了圖畫紙和彩色筆後,告訴孩子們「自由創作」,孩子們有些楞住了,不斷對老師說:「老師你教我們畫啦!」「要畫什麽?」老師一直鼓勵他們想畫什麽就畫什麽,慢慢的幾個孩子開始動手畫,但是有一個孩子一臉沮喪地來到老師面前說:「我不知道要畫什麽!」老師尷尬地看著我,趕快將孩子帶開。爲什麽孩子要一直問老師「要畫什麽」? 

在我教授的課程設計課上,我帶了很多教具讓學生玩(爲了讓學生瞭解教具的教育功能)我會在一旁觀察這些大學生怎麽玩,常常,他們將組合式玩具組合成幾個簡單造型後,就卡在那做不下去了。同樣的玩具拿給孩子却有很多變化出現,大學生的創造能力不如小孩子?

從卡通情節、小孩的美勞課、到大學生的創造力,這之間有什麽關連性?這些現象是少見的?還是普遍的情形?那些能力是從小就要被鼓勵被激發,被扼殺了可能就難再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