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Play游藝館

一個探討童玩、玩具、遊戲、游藝、教育的空間

July 21st, 2005

自製七巧板

作者:張世宗、林士真
市面上有各種材質製造的七巧板,可是你知道嗎我們也可以自己製作七巧板,一點都不難喔!

而且在製作過程中,你會看到七巧板和數學的關係,也能了解為何簡單的幾何圖形組合方式不同就會千變萬化。

1. 準備一張厚的正方形西卡紙〈或是厚紙卡等較硬的材料〉;

2. 在西卡紙上畫出對角線,用美工刀沿著對角線切割為兩個大三角形;再將其中一個大三角形對切,可得到兩個直角三角形

3. 在另一個大三角形兩個等長的邊上找出中心點,連接兩個中心點則出現中三角形,用刀子切割;

4. 將剩下的梯形紙卡上對摺切開,則有兩片梯形紙卡,依圖形所示找出中心點畫出正方形、平行四邊形、及兩個小三角形,用美工刀切割好後,一套實用的七巧板完成了!〈可以隨自己喜好上色喔〉

July 20th, 2005

作者介紹:游藝達人_張世宗

作者介紹:玩具達人_張世宗 Edit Link

6 六月 2005 《學歷》
紐約普列特設計學院 建築碩士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 藝術碩士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 教育博士

《現職》
紐約ETI教育研究室(Edu-Teque International)負責人

張世宗教育設計研究室 負責人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藝術教育學系 專任教授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所長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造形設計學系系主任

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 兼任教授

國立交通大學 應用藝術研究所 兼任教授

台灣玩具暨兒童用品研發中心 監察人

台灣玩具工會 董事

《經歷》
中原大學 專任副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 兼任副教授

擊樂文教基金會 董事

信誼基金會學前教育發展中心 執行顧問

新加坡實踐藝術學院 海外顧問

菲律賓菲華兒童文學學會 海外顧問

《主要研究方向》
游藝學 兒童博物館、幼兒園等教育性空間的規劃、設計以及相關遊戲性教育媒體軟件的開發。

July 17th, 2005

巧思巧做巧玩

             對孩子來說(尤其是幼兒),擁有一件玩具不應該是「目的」,而是達到許多學習目的一種「手段」,孩子們總是藉著玩具或遊戲,來和外界環境中的或物產生互動,然後從互動的過程中,獲得學習所需的具體經驗。所以,玩具的功能絕不只是為了哄哄小孩,或是填補時間空檔而已,玩具應該是另一種形態的教學媒體。

        優秀的玩具,除了安全、好玩等基本要求以外,還應提供幼兒有意義的學習經驗。如何判斷學習經驗是否有意義呢?我們不妨用教育上的三大領域—認知、技能和情意等三方面來綜合評估。以三摺紙烏作品為例,日本傳統鶴的摺法要二十一個步驟,完成以後只能供觀賞之用。台灣民間的「振翅鶴」則只要十七個步驟,完成以後只要拉動它的尾部,而翅膀就會上下拍動了,可以當作幼兒玩具。然而它的摺紙困難度,一般幼兒仍然不能勝任。再以傳統中國摺紙「飛鷹」為例,只要七個步驟即可摺成,難度不算高,幼兒的能力足以勝任。在摺的過程中,孩子可練習摺紙的技法、手眼協調和小肌肉控制(屬於「技能」);也可清楚了解摺紙的各項步驟,知道「飛鷹」作品是如何做成的(屬於「認知」);同時,由於可以獨立完成,等於是孩子接受了挑戰,也克服了挑戰,將會得到莫大的戚就感,很可能還會鼓勵他們接受更難的挑戰(屬於「情意」)。如此一來,孩子不僅是玩中學 (Learning Though Play),也在「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了。

        要強調的是,在「孩子」與「玩具」之間,孩子應該是「主體」,玩具只是「客體」。唯有能激發孩子創造力和想像力、能提供廣大參與空間的玩具,才是優秀的玩具。而這與玩具是採用何種材質?是否昂貴?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聯。在這裡,我們就必須談到「廢物利用」的觀念。如果孩子能透過創造,利用廢物來自己製作玩具,無疑是非常值得鼓勵的事。問題是大人和孩子對所謂的「廢物」,定義也常有不同。大人眼中的「廢物」通常是:「沒有用途的東西。」但是對於孩子來說,「廢物」的定義,應該比較接近「還沒有找到用途的東西」。因為,基本上孩子是可以把任何東西都當成或作成玩具,而自得其樂的。其次,所謂「廢物利用」應該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這就不能不考慮到「時代性」的問題。例如,不用的線軸在過去雖然很普遍,今天畢竟已經不易取得,如果勉強找來製成玩具,並標榜為「廢物利用」,其實就沒有多大實質上的意義,倒不如多多運用現代生活處處可見的紙捲筒、紙杯、吸管、衛生筷子等,要來得順理成章得多了。(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42-43)

July 16th, 2005

跳寶。不倒翁

運用力學原理所設計的玩具,總是充滿了驚奇;而「力學」玩具最可貴的價值,也在這裡。當大家在驚奇過後,興起「咦,怎麼會這樣?」的念頭,進而對物理產生興趣,而願意去探索。那麼,玩具的教育功能就達到了。 舉一個典型的例子有一種可看可玩的小東西,叫做「跳寶」。它的外觀雖然是普通的元寶,好像沒什麼稀奇,可是一放在桌上樂趣就立刻出現了,元寶居然會自已在桌上滾來滾去,好像是活的一樣。過去,許多人喜歡在過年的時候玩「跳寶」,邊玩會邊唸:「跳寶滾進來,讓你添丁大發財。」非常熱鬧。另外二種叫做「滾地虎」的,也是同樣的情況。只見那個外觀做成小老虎的橢圓形物品,會自動在桌上滾過來滾過去,真是可愛極了。

「跳寶」和「滾地虎」,為什麼自己會動呢?說穿了很簡單,其實不過只是利用物理學上的「重心位移」的基本原理罷了。利用這個原理,我們只要拿二小張圖畫紙和一顆彈珠,就可以自己做好玩有趣的玩具了。做法是這樣的,先把圖畫紙做咸二個蠶繭的模樣(從前也有人是用真的蠶繭),然後把彈珠也放在裡面,因為彈珠本身會滾來滾去,自然就帶動了蠶繭的移動。還有一種「逆轉棒」也很有趣。就外觀看來,「逆轉棒」莫是平凡無奇,僅僅只是山個短短的「棒子」而已。但是因為棒子本身是一個不對稱的料商,造成重心不平衡,所以不管怎麼樣,它轉了一會兒,就自動停下來,然後就朝反方向轉動。好像它是一個有生命、意志的,能自已決定朝哪裡轉一樣。像這樣的玩具,我們不妨稱之為「偏心」的玩具。意思是,本來應該在中央的「重心」,現在卻「偏離」了。而「偏心」的玩具,一般又有兩大類設計—一種是重心雖偏離,但穩定不動(如「不倒翁」);另一種是重心一直動個不停,或者也可以說是「移心」(如「跳寶」、「仙人立掌」)。而「猴子走鋼索」則是在強調「不穩定平衡」的趣味;看那走銅索的猴子好像搖搖晃晃,隨時都可能跌下來,其實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跌下來的。利用風力的風箏,也可歸類為「力學」玩具。風箏的前身是「木鳶」、「紙鳶」、「紙鶴」等,不僅用於遊樂,也用於兵家。到了唐代,才在原來的紙鳶上加些花樣,把一些竹質的小笛或小哨放在上面,風一吹,就發出悅耳的聲音,因此才把紙鳶改名為風箏。(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36-37)

July 15th, 2005

千千。陀螺。地牛

楊柳兒活,抽陀螺;

楊柳兒青,放空鐘;

楊柳兒死,踢毽子;

楊柳發芽兒,打拔兒。

這首原來流行於我國華北她區的民謠,具體說明了遊戲與季節的關聯。其中所提到的「陀螺」和「空鐘」(也稱為「空中」),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旋轉玩具。

在人類文明史中,陀螺是一個非常有歷史的玩具。任何東西,只要在「重心」的地方;插上一根棒子,再旋轉棒子來帶動整體的旋轉,那就是陀螺了。
放眼全世界,幾乎每一個民族都有這種會旋轉的奇妙的東西。雖然名稱、材質不盡相同,然而形體卻都非常類似。陀螺在我國宋代,叫做「千千」,大約在北宋末年已東傳日本。近代,東北人把陀螺叫做「沐猴兒」,因為當地的孩子們是在冬天的時候玩,當陀螺在厚厚的冰層上旋轉時,靈活得就像猴子一般,所以叫做「冰猴兒」。

陀螺的種類頗為豐富。最簡單的木陀螺,只要把一塊木頭削成圓柱體,再做成「上平下尖」的樣子就可以了。如果要複雜一點,除了造型上的設計,還可以有很多的變化。例如,在圓柱體側挖空,外面留一長條孔,使內部形成一個腔體,當陀螺旋轉時會發出「嗡嗡」的聲音,這種會叫的陀螺叫做而「空竹」。而「扯鈴」,也有人叫做「空中的地牛」。
「離心力陀螺」和「光學陀螺」也很特別。很多人喜歡把前者做成娃娃的造型,娃娃的下半身是陀螺的主體,特配上兩隻手(往往只是象徵性的兩根棒子)和頭部。陀螺旋轉的時候,因為離心力的關係,娃娃約兩隻手也會跟著快速旋轉,看起來就像一個原地轉圈圈的娃娃,非常可愛。
「光學陀螺」則在旋轉的時候,扁平的那一面常會造成錯覺的趣味。像這樣的陀螺,還可以多準備一些可交換的圖案,看看不同的錯覺效果。另外,還有一種「倒立陀螺」,轉到一半,陀螺會彷彿自動站起來形成逆轉。而大溪有名的巨大陀螺。也都是相當特殊的例子。

如果運用旋轉所產生的動力,又可以發展出許多有趣的表現形式。比方說,竹蜻蜓和直昇機,就和「旋轉」脫不了關係;回力棒,也是從「陀螺儀」的原理演化而來的。玩陀螺的時候,除了訓練手眼協調,也常會加上腿力的鍛鍊。(出自玩遊戲‧張世宗著‧頁34)